荣鼎彩  > 新闻资讯  >  单位动态

防汛进行时44 很有价值的工作 ——邹大胜、王义兴专家组成朱联圩防汛抢险后记

来源:政治处    作者:杨嘉汉 刘春秀 /文   发布时间:2020-07-29 20:52


由邹大胜、王义兴、崔亮组成的党员突击队与前来检查指导的鄱建办副主任刘超一行

       7月10日下午5点,在博士楼大厅偶遇背着大包三步并作两步、匆匆往外赶的邹大胜时,我向这位敬重的前辈问了声好,他回应了我一个微笑便急忙登上大厅门口的黑色越野车,后来才得知他这是奔赴一线指导防汛。7月20日晚,当我再次见到他时,这位在一线坚守了整整十天的防汛专家皮肤俨然黑了三个度。可当我们请他讲述他的防汛抢险故事时,他却谦逊地说:“我这组没什么好说的呀。跟其他专家组比,我这组轻松多了。我们负责的堤段基础好,没大险情,出险频次低,不用半夜或凌晨出去抢险。”在我们的再三要求下,他讲述了几个小片断。虽然他的语气平缓,但我还是感觉到了当时的紧张程度。
 
       南湖圩上的一场“虚惊”
       7月9日,邹大胜接到省防指通知,要求他和王义兴组成防汛技术指导专家组待命,他赶紧通知王义兴回家把行囊拎到办公室,随时准备出发。10日下午5点多命令传来:立即出发赶赴成朱联圩抢险。
       成朱联圩对邹大胜来说并不陌生,2016年的夏天,他作为防汛专家在那坚守了半个多月,每天巡堤查险、指导排险,他对该区域情况有了较多的了解,并得到了成新、朱港两农场干群的深深信赖。省防指让他们此刻赶去,一定是出现了较大或较严重的险情,邹大胜恨不得立刻“飞”过去。可此时正值晚高峰,加上一天的暴雨使路面积水快没过汽车轮胎了,任他心里再急,车子也只能小心翼翼地往前移,用他的话说是“车开得跟船似的”。他叮嘱王义兴抓紧查阅设计和地质资料,自己则拿起手机拨通了当地防汛指挥部的电话,得知南湖圩堤顶道路发现多道长裂缝,当地技术人员无法判断是否为洪水所致、是否会有严重后果,但想到1998年的抢险经历,以及问桂道圩和中洲圩的教训,指挥部不敢有丝毫怠慢,一边向省防指请求派专家前往现场指导,一边向湖北省预定了3000多吨块石预备抢险。邹大胜听后心里一沉。
       晚上7时,邹大胜一行终于到了南湖圩附近,他电话向指挥部询问裂缝具体位置,指挥部安排他们先吃晚饭。“晚饭什么时候都可以吃,险情却不会等人,趁现在天还未黑先去现场查看。”邹大胜吩咐司机直奔南湖圩裂缝处。在堤顶面上,他们看到断断续续有多道裂缝,而堤内外坡则无明显异常,与王义兴进行简单分析后,初步判断裂缝不是本次洪水所致,应该问题不大。但他俩清楚,这仅仅是基于对水上可见部分做出的判断,水下堤脚是什么情况并不清楚,必须确定堤脚部分无淘空等损毁才能排除滑坡可能。于是,邹大胜当即向设计院领导汇报,请求派测绘人员对水下部分进行测量,以协助查险。“我们院领导真给力!11日早上6点多我就收到信息说测绘人员已出发,8点多他们到了现场,立即开展测量,中午1点多完成了现场作业,接着整理数据、分析计算,晚上8点多结果出来了——水下堤脚正常,无空洞等损毁。大伙那颗悬了一天一夜的心总算放下来了。”邹大胜说完长舒了一口气。加上白天一天排查下来也未发现重大险情,指挥部决定把之前预定的3000多吨块石退了。“粗略估算了一下,为农场节省了60多万元。有点小小的成就感哦。”邹大胜孩子气地笑道。

 

专家组一行淌水赶往成珠联圩
      “激战”成五站
       “12日是最紧张的一天。”邹大胜回忆说。7月12日零时鄱阳湖标志性水文站星子站实测水位突破历史极值,到早上8时,鄱阳湖区有12个站点超历史最高水位。密切关注水雨情的邹大胜还得知,赣江1号洪峰正汹涌而来,为做好精准预案顺利迎接洪峰的到来,他从省防指值班室要来了水情资料,精确计算出洪峰到达时间,做好一切应对准备。正当大家有条不紊地分头落实预案时,秦义副省长一行来到成珠联圩检查指导抗洪工作,当看到预案完善、物资充足、人员紧张有序、各司其职的场景,“我心里踏实了许多。”秦副省长欣慰地说。

 

邹大胜向秦义副省长汇报成珠联圩及南湖圩防汛情况

       下午3点,专家组正与指挥部人员一起指导一处险情处置时,防指领导的手机响了,“什么,闸门坏了?”防指领导脸色立即严肃起来,急促道:“成武站,快走!”邹大胜一行立即上车飞奔而去。到了成五站,等不及车停稳,一行人急忙跳下车。只见泵站右侧灌溉闸门处冒起了2米多高的水柱,左侧灌溉闸门下湍急水流直冲堤脚。经了解,泵站外河防洪闸门破裂、脱落,如不及时处置,水流从涵管冲入堤内,后果不堪设想。情况紧急,专家组与指挥部人员迅速交换意见后,决定先以抛投卵石袋的办法加固封堵灌溉闸门,稳定情况,再制定外河临时封堵防洪闸的方案。指挥长立即调来几十名武警官兵,一边抛投卵石袋,一边用钢梯顶住以防被湍急的水流冲走。天色渐暗,闷热的天空压得人喘不过气来,头顶上黑压压的蚊群怎么也赶不走,一开口就往嘴里钻,一眨眼睛这些可恶的小东西则被“关”进了眼眶,可他们谁也顾不上。晚上11点,险情基本得到控制。此时,邹大胜才感觉到疲惫,但仍与王义兴一起梳理汇总上报当天的防汛情况。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就地取材发明消浪“神器”
        几天来,鄱阳湖地区烈日当空,但受长江水顶托,鄱阳湖水位仍居高不下,骄阳下湖面刮起了六七级大风,一米多高的大浪狠狠地拍打、冲刷着堤岸。在水流的作用下,砼护坡下的泥土被一点点淘空,最终崩塌陷落。16日傍晚,当地防汛人员在巡堤过程中发现临湖堤外护坡几处塌陷,必须立即处理,以防险情扩大,危及大堤安全。砼护坡面上人难以站稳,加上水面风大浪急,人落到水里就会被浪卷走。抢险人员安全无法保障怎么除险?对护坡、对抢险人员,风浪都是最大的威胁。如何消浪?邹大胜在脑子里快速搜索着,传统做法是用芦苇或树梢扎捆抛到岸边水里消浪,费时费力,“有了!”邹大胜把目光停留在不远处那片茂盛的杨树上,说道:“快去砍几棵树来。”很快,几棵枝叶繁茂的杨树运来了,被整棵抛向了堤脚水面,水浪在树枝的阻挡下消退了。邹大胜要求继续砍树,在堤顶上打桩,用铁丝把树杆绑住系在堤顶桩上,铁丝尽量预留长些,让整棵树既可以随波浪起伏,又不会被水流冲走。堤脚安全了,堤坡压砂石袋、铺彩条布的作业人员也安全了许多。困扰大家的难题终于得到了解决,邹大胜立马把这一新“发明”分享到防汛专家群里,供其它圩堤参考。

 

被水浪淘空泥土而塌陷的护坡



邹大胜发明的消浪“神器”
       
       防胜于“治”

       “防汛抢险,‘防’是上策,‘抢’是无奈之举。作为技术专家,在防汛抢险中,我们应该引入中医治病理念,尽量做到以‘防’为主,防胜于治。”邹大胜感慨道。在抢险过程中,他考虑更多的是如何“防”险。前期,水文预报湖区水位会大幅超历史水位,几天时间里,他和王义兴对自己专家组所指导范围内的圩堤巡了好几个来回,与防指同志一起,查资料、找弱点、查短板,分别制定预案并跟踪抓落实。在排查过程中,他发现临五星联圩段堤防是必须“防”的重中之重,因为五星联圩是条旱堤,全长五公里有一公里未做垂直防渗。凭经验,他知道这一公里是老鼠、野兔、蛇、蚁的巢穴“集散地”。他指导防汛人员清除杂草、查找并填堵洞穴,并与大伙一起对该段堤身开展地毯式排查,不放过任何一处小洞小穴,每发现一处洞穴都要求全部挖开探明情况后再回填压实,确保所有隐患被发现并排除。其中有一处洞穴,小小的洞口很不起眼,开始大家都没在意,可挖开后,发现里面洞中有洞、洞洞相连,几乎穿透整个堤身。“若是没有被发现,大水一来,堤身立马会垮塌。“想想都觉得后怕。”邹大胜事后回忆起来还心有余悸。这一情况他除了按要求在智慧水利防汛会诊平台上报外,同样在防汛专家群里分享,提醒其他专家组注意。

 
 邹大胜向前来检查指导的水利部周学文副部长汇报情况
     
       “未来的防汛应该是什么模样?”
       虽然今年的洪水来势凶猛、水位上升得又快又高,“但我们的总体感觉还好,跟以前比,抢险频次低,重大险情少。这得益于防汛基础设施的不断改善。同时,也证明了1998年大洪水后,国家对水利设施建设的投入效果显著。由此,我在想,10年、20年后,我们的防汛又该是什么样子?这是我们水利工作者现在应该考虑的问题。个人觉得,在水利工程规划、设计过程中,就应该把各种科技手段结合起来,让以后的防汛变得简便易行,少'抢’险,让临水滨湖群众不再受水患之苦,永保安宁幸福生活。这应该是我们水利人的追求!”
       我们很好奇,在如此高强度的防汛抢险工作中仍在思考未来的防汛应该怎么做?是什么样的力最驱使这位年过半百的水利规划设计人有这种执念?在邹大胜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小故事后,我终于理解了。那天,邹大胜和王义兴在食堂碰见了农场的一位老同志,老人家端着茶杯来到邹大胜和王义兴跟前,要以茶代酒向他们敬一杯。邹大胜俩慌忙推却“不敢当”。老人家一定要敬,并解释说这不光是敬他俩,是想以此表达对水利人的感激。于是,老人家讲起了自己2次与洪水的“遭遇”故事。第一次是在多年前,水没有这次大,但农场还是被淹了,整整两个多月的时间,他与大伙只能淌水进出,他因此感染了血吸虫病,治疗了好长一段时间身体才恢复。第二次是1998年,超历史的洪水把成朱联圩浸泡得摇摇欲坠,整个农场陷入一片紧张中,“就要下令转移了”。可是面对几千名服刑人员,转移的难度可想而知,大家还想做最后的努力。于是,当时的司法厅领导向省防指请求派顶级水利专家前去增援。“当时,省防指把你们设计院的总工程师陈远志派来了。他在现场细细查看了几遍,又默默地踱了几个来回后,终于开口对我们厅领导说道:‘也没那么糟糕嘛。你们人手够吗?’‘要多少人?’‘2000吧。’‘没问题,马上组织。’”大家情绪顿时高涨了许多。2000多人快速集结,在陈远志的指导下,挖沟、运送物料、回填压实,紧张却有序。“那时候机械不发达,防汛主要还是靠人力。”经过几个昼夜的奋战,紧挨着几欲垮塌的大堤硬生生地筑起了一道“护堤墙”,终于把大堤“撑”住了。“后来,又是你们水利人帮我们把圩堤加固了。你看,这20多年来,虽然每年也要防汛抗洪,但再也没出过大险。所以,我得好好敬你们一杯。感谢你们水利人!”老人家动情地说道。
       “从事水利工作30年,既看到了受灾群众的艰难和不屈,也看到了防汛抢险时大家的辛苦和奉献,看到自己参与建设的大堤能保一方平安,我觉得我们的工作很有价值!”邹大胜自豪地说。
       作为一个刚毕业的文科学生,通过这次防汛抗洪中的所见所闻,我不仅感觉到了水利工作“很有价值”,更看到了水利工作者的伟大。有这群平凡而伟大的水利人,我相信,邹大胜理想中的防汛模样一定指日可待!
 
 
 

 
 
秒速牛牛攻略 秒速赛车怎么玩 荣鼎彩官网 秒速牛牛官网 荣鼎彩网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秒速牛牛注册 秒速牛牛官网 秒速牛牛官网 秒速牛牛攻略